日光浴

首页 » 常识 » 预防 » 西南诗人专栏务川90年后诗人诗歌精
TUhjnbcbe - 2022/6/3 11:01:00
文峰

作者简介:文峰,男,原名文锋,年生于贵州省遵义市务川县茅天镇,贵州省诗人协会会员,当地作协会员。表处女作《谷子黄了》。作品散见于《民族文学》《天津诗人》《山东诗人》《当代教育》《贵州民族报》等文学期刊和多种诗歌选本,有作品入选《新时期务川诗歌精选》《中国年度诗歌》等选本,著有诗集《一个人的城市》。获大别山诗刊第六届全国十佳新锐诗人奖。

面具

除了写诗,我想过打铁

不打锄头镰刀,只做面具

像县府路的陈哥和吴哥那样的人物

最适合铁面具

或者,就打锄头镰刀

锄头要坚韧,镰刀要锋利

因为这是文家坝整个寨子的面具

我还想过卖面具

在文化广场,我卖假面具

告诉所有的人们,不要逢人就掏心窝子

在车站、医院、各个超市

甚至回村里卖面具

这些场合的面具必须真实,童叟无欺

当然,卖得最多的就是殡仪馆

有的人活要面子也死要面子

最后一副留给自己用

我的面具特殊

她嫁人了,还一眼认出了我

老斑鸠

梧桐树下就它一只

背着手。苍老。

梧桐树下覆盖着一层厚厚地落叶

像极了一堆旧日子

老斑鸠刨开厚厚地叶子

刨开崭新的土地

它一边刨一边回过头来看我

心怕我不知道它

已经给自己挖好了坑

找好了去处

野花

窑河边

野花们东一朵西一朵

如同今年贵州洪水过的村子

那般零乱

看着这些小小的身躯

我真想替每一朵花儿取一个名字

像村里的大人们给孩子们取名字一样

叫它们:翠儿、萍儿、双儿……

取完名。我就站在河边

朝着洪水喊

翠儿、萍儿、双儿……

仿佛,他们就要一个一个地从河里

爬上来

上华荣寺

华荣寺在山上

和尚已下山

风在寺院里云游

垂柳已青,阳菊已开

仿佛苍生皆在

在菩萨和佛祖面前

我一个渡难的人

尘缘未尽

像一口老钟

怀揣悲鸣

一步步地走下山来

去等一个人

张圣英

作者简介:张圣英,女,苗族,出生于年,贵州遵义人,现暂居贵阳,热爱写作,有文章刊登于《洪渡河》,《中国西南佳丽苑》,《剑兰文萃》。诗歌见于《七柱山》。行走于诗文之间,从中升华灵魂。

一个人

一曲黄昏

只为等一个人

一轮残月

只为等一个人共赏

一杯二锅头

只为等一个人共品

一座空城

只为一人守候

死亡之梦

捡起一根骨头,葬在月光下

等麦地的女郎带他回家

趁月色还未离开

你要准时赶到,我怕你

记不得我最后的模样

我有一个冥想,把我对人世间

唯一一点念想依山而葬

把我最后的祈求葬大海中心

我要和海子一起看

春暖花开的美好

然后在春天和他一起复活

死亡之梦,渐行渐远

不夜城

关了城门,谁家灯火在追逐黑夜

夜空被寂寞拉长,星光黯淡

破了一个窟窿,心缺了一块棱角

后来,任时光如何修复也回不到

最初的模样

我漫无目的在城市流浪

不夜城,没有季节更替,一座城

住着一个人

不夜城,没有爱,住在里面的人

一把枷锁捆住了爱的翅膀

在劫难逃

一扇门,夹住了月光的羽翼

我的爱情如困兽之斗

怎么逃也逃不出现实的手掌

不夜城住着一双人

孤独和影子彼此相爱

我的流浪到这里刚刚好

黑夜

1

云朵驮着夕阳回家了

鸟儿衔着东风归巢了

游子在街头徘徊

2

一轮残月悬挂树稍

星光黯淡

把自己囚禁在幽室里

细数飞逝的流年

一颗琥珀般的魂灵

正心力交瘁

繁华散尽的都市

孤独的街道多些许怅惘

浮躁的人们

穿梭在这滚滚红尘

酣梦里,编织着情愫

黑夜提着星光

在拯救什么

4

黑夜里

我乘着星星归去

灵魂便悬挂在了天边

风悄悄地告诉我

荒野里的石头

每日被狂风吹打

它们依然顽强

用最美的姿态

伫立荒原

5

我在黎明前醒来

鸟儿乘着朝霞

嬉戏于窗外

放眼自然

蝴蝶起舞

鸟儿欢歌

那道曙光

便照亮了我黑暗的心房

6

我在黑夜里死去

又在黎明前醒来

谁也无法体会一个病者的心理

痛苦穿梭于每一个神经

在那些没人理解的悲伤中

在那些孤独寂寞的人生路上

在那些笑脸背后的心酸

只有一副皮囊

7

我依偎着黎明

迎接扼杀黑暗死神的曙光

杨琀

作者简介:杨琀,笔名南宫济玄,号清萱居士,贵州务川县人,学佛悟道。出版格律诗集《山月千秋照短墙》,拟出版诗集《雪泊沉碑》。喜欢荒凉的事物。

在务川书

在务川,我一无所有

只有像九天母石,屹立千年的孤独

只有像洪度河,滚滚奔流的眼泪

只有像栗园草原,广阔无边的忧愁

只有像石朝天坑群,被风雨侵蚀的疼痛

我住在老城

目光中全是高山,身前全是白云

在每一个黄昏

我只能向七柱山的方向

呼喊一个陌生的名字

卜算子

落下的雪花的都是情人

她们走过的地方都是领土

她们能停留的地方则是城池

被她压倒的景物都是敌军

向她们弯腰弓背的都是太监

同她们分庭抗礼的则是百姓

南山顶上,用伞盖住自己的头颅

我的王国便建造成功

和我有肌肤之亲的,则封为皇后

秋雨辞

你的城市下雨了,我来不及为你

撑开莲叶

请你把荷塘中的花开好,开出心痛

和山重水复的无奈

下一个秋天,我带着雨伞来

和你一起看花,听流水

然后把秋天的萧瑟抱在彼此手中

拾板栗者

他在树下捡拾板栗,捡起第一颗

他的父亲突然猝死,他又捡起一颗

他的母亲,便亡于心脏病

他弯着腰继续捡,刚捡起第三颗

他的妻子,便死于难产

他吸了吸土烟,低着头继续捡

捡起第四颗,他的儿子便溺水而亡

捡起第五颗,她的女儿又死于非命

他快速捡,捡起第六颗,第七颗,八颗……

他的兄弟姐妹,姑舅表侄,也陆续死亡

他看了看村子,低着头继续捡

捡起第一百颗,一千颗,乃至一万颗

村中的,杨叔三婶,四公八老祖

也络绎不绝的死去

他还在继续捡,捡完所有的板栗

村子荒芜了,日子也荒芜了

他也白发三千,只剩一把皮包骨

最后,他倒了下去,只留下一林泪珠

田园书

每次回到杨家,我都要去

松土,施肥和种菜,以及同老人谈话

然后在村中,长眠不愿醒

喜欢这里的山水以及乡邻

他们都有,泥土的象征

总要去村路间走走,然后在

树桩中,暗暗偷看集体殉情的归雁

还有就是,拜访你

两年来,我看见你落了三次泪

第一次是我,选好了墓地

第二次是我,备好了棺材

还有一次,是你将我的墓碑

刻上了一串名字

四月诗

祖父死后,安葬在还坡

每一个清明,我都会

买好清纸,到他坟前坐坐

和他闲谈一些不关春风

不关桃花的故事

每当说完,天准会落满雨

每一个清明,我都会

爬上他的坟墓

砍除装满光阴的杂草

再放几圈鞭炮,为他

驱赶周围的孤独

今年清明,为他铲除

杂草,当我收工

回头注视他坟墓的时候

正有两颗草,从他

坟头蹦出

多像这五年来,我们

异地相隔的思念

写给母亲

我死后,把我葬在枫香林

那里有一片树,适合安静

坟前立块无字碑,顺便放本书

可以当做,给你的记号

省些力气,坟不用堆太高

能遮住我一身尘埃就好

阴阳师,就不用请了

临死前,我给黄绪明安排过

他知道,那个位置适合我

音乐也让他选吧,他能选出

兴奋的曲调

土逐渐堆起时,你不要流泪

那一坡春色,还需要你的照顾

我潦倒半生,没能给你想要的灿烂

来年初春了,你独自来

我把死后的影子交给了故乡

一半给你了,你钟爱的土地

他会为你,长出你想要的

蔬菜,比如苦瓜,黄莲

还有一半,给你了热爱的季节

满天飞舞的蝴蝶,是他给你

最光明的事物

黄绪明问起时,你就说

我未曾入梦,让他踏上归途

烧纸寄

跪在你坟墓前,给你烧纸

人间,突然暗了下来

姐姐,这是你给我描述的悲伤么

我撕开一张张纸,从我梦里

一直烧到你的梦里,那些纸灰

飞满了天空,姐姐,那是你

给我传达的思念么,他们不停飞

飞到你的墓碑上,飞到你的墓台上

像一场灰暗的雪,姐姐你躲在土中

野草淹没你,鸭脚花压抑你

还有这暮秋的白霜,将一团团冷

往你身体中送,我陆续烧尽手中纸

你感觉到,这个世界的余温了么

云落了下来,雨落了下来

从黄昏一直落到午夜

姐姐,那是你遗落的伤痛么

纸烧完了,我踏上归途

荆棘路上,雾水厚重,那是你

为我悬挂的泪珠么

龚艳

作者简介:龚艳,女,贵州务川人,就职于某金融单位。务川县诗词楹联学会会员,目前已有多部作品公开发表。

开到荼蘼花事了

我从单薄的青春里打马而过

穿过桃花,穿过木棉

穿过时隐时现的悲喜和无常

总在这样的季节

想起爱笑的你

和因此而温柔的自己

想以一朵花的姿态行走

穿越季节轮回

在无声中不颓废、不失色

一生花开成景,花落成诗

只是,同样的季节

再见的已不是你

心中的你已不再现

再现的只是些沧桑的日月和流年

突然,我的眼泪就流了下来

灌溉了花丛间柔软的小草

不知道来年

会不会开出一地的记忆和忧愁

邹子然

作者简介:邹子然,男,90后,仡佬族,遵义务川县人。出版长篇小说一部,诗歌入选《中国实力诗人诗选》《21世纪贵州诗歌档案》《贵州90后诗人精选》《新诗路-诗人年鉴》《大西北诗人》等,作品散见于《贵州作家》《齐鲁文学》《中国诗歌》《乾文学》《贵州文学》《诗人》《诗歌杂志》《夜郎诗歌》《诗歌阅读》等。

一只鸟

一只鸟,像松散的拳头

在它不会飞

也没有攻击力的时候

落了巢

两只鸟,在附近的枝桠上

来回叫。大概是:

能直立的,和会爬行的

是同一种生物

土地对于鸟

是非己的领地

一只鸟只会努力扑向天空

而不会埋葬翅膀

一只鸟不止一只

它后面还有很多只

一只鸟之所以在地上绝望反扑

大概是想到了另一只鸟

坐下来,我开始思考我。关于我

形状、元素、意识以及虚无

组合。分散。有山。有水。如同创世

并不坚强的躯体,也要

经历洪灾:浩浩荡荡、排山倒海

一座城池毁灭于小船之前

从一个邹姓的泉眼里

流出一条叫做“子然”的河流

厚度

一条鱼模糊的弧线

预示黑夜的大军此刻正兵临城下

刀剑隐藏锋芒,脚步却得

更加小心

石头是山丘肚里的阴谋

谁知道一根落羽前后的隐秘

我只是坐在湖边

想到我明亮的眼睛

在某一刻,会接近于失明

一条夜就像

一个人

这条夜独自着。我看见,他一步步走上

水的道路。像水一样,后退或消失

月光的模样,朦胧、温泽,很像

小时候唱出的故事。灯光独自着,像水一样

后退或消失。夜的脉搏,清晰可见

我走下楼梯,楼梯在身后。一步步

缓慢、或消失。鲜亮的

只有夜色里的一片叶子。也可能是几片

扶风

作者简介:扶风,原名陈顺,男,贵州务川县人,90后诗词爱好者。

绿色植物的心跳

枝节,喊出生长的力量

脉络输送一座伟大的家园

伸出绿叶,试探你的温柔

花香果香,好一阵唏嘘

拥抱,不需要理由

因为生长,忘记上一刻的哀愁

听风,敲击平衡曲线

吻雨,频频点头

享受日光浴,光合步伐填满奋进的记号

愿意停留,不过指尖微凉

回到绿肥红瘦的从前

今夜十五,时光如此纯净

忽抬头,夜晚的高脚肢

在十五之夜迈入高空

将我的隔窗照亮

有多少日子没有注视如此透明的夜晚

一室之内,白墙红瓦粉砖,临街车流人往

西装皮鞋,将自尊扎进皮带

愁眉舒展,

1
查看完整版本: 西南诗人专栏务川90年后诗人诗歌精